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同事
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同事

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同事


人生中,往往第一次是记忆最深刻的,我也是,叫她A吧,生命中第一个女人,也是有A开始,打开了性爱的潘多拉魔盒,和别人的循序渐进不同,从A开始,就十八般武艺,样样精通了。
且听细细道来。
那是08年5月,帝都,国贸大厦A座,我还在读大学,在一家咨询公司做兼职。负责招聘,看到A的简历,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,于是打电话过去,A并不想面试这份工作,但我告诉她,我们很有缘份,同年同月同日生,为此,她来面试,长的还不错哦,然后理所当然的留在了公司。当天我请他在楼下吃个便饭,认识,算交个朋友。

和所有的年轻男女一样,开始短信聊天,晚上聊到半夜。此处略去一千字。

那会她还没正式毕业,在公司算是实习,而且看样子家里有钱,对这份工作算是放养的状态。
大学的男女当然会聊到男女朋友,聊到彼此的感受,感受到此间暧昧,于是周末约了一起出去玩,去了国子监。A是北京人,当然做向导。

天公不作美,也天公作美,下雨了,没有伞,我当然脱下外套,为她挡着,也顺势将她揽在怀里,她很自然的环保着我,贴在我胸膛。大学时代,还是很浪漫的,我低头吻了她的额头,一吻定情吗?于是天雷勾地火,狂吻起来。

年少的笨拙,相信大家都懂得;年少的饥渴,岛国片子给了我们最好的启蒙教学。雨天人很少,我们找了个小亭子避雨,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抱着A,一直狂吻,吻到舌头疼。吻上下其手,她也很享受,主动掏出自己的奶子塞到我嘴里。年轻人哪能经得起这个刺激,吻的舌尖下面的韧带都要撕裂,骚年们,有没有这个记忆?

当晚,开房,当时的地铁还只有1、2号线,安定门附近,宾馆。

与内心的激动不同,小弟弟很不争气,不举。两个少男少女激情的搂抱缠绵,这个时候不得不佩服岛国片子,我主动为她口,她很不好意思,后来回想,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老道。

她看我主动为她口,也能看出我这小雏鸟的紧张,A开始沿着我的脖子,往下吻,一直到含住我的大鸟。两分钟,喷了一嘴。我的第一次,就这样结束了。

她很温柔的抚慰我,很温柔,在这种温柔之下,平静很多。

接下来,又是吻,记忆中,再也没有那么长长的吻了。69,终于插入。传统的传道士体位,我激烈的冲撞,伴随着A的尖叫与快乐的呻吟,在五分钟迸发而出,没有美感,没有技巧,只有简单的抽查,冲撞。传教士体位,到后入式,最后全部深深的喷发到A的温柔洞里。

事毕,洗澡,依然觉得意犹未尽,但其实却都没来得及细细观察与品味,相拥而眠。

其实那能睡得着呢,于是聊天,天南海北,胡吹瞎侃,也得以仔细审视彼此的身体。

她的胸不大不小,一只手握过来,盈盈在握,粉嫩的乳头,在那个时候是那么的迷人。

下面毛发不多,小穴很干净,亮片粉嫩的阴唇,如片片的蝴蝶。于是贪婪的吮吸,各位看官,你能理解那时的贪恋吗?

她一把把我推开,要为我服务。我半躺着,她趴在我的胯下,她的口技很好,很娴熟,和我相比,老司机了。我的家伙很大,有17CM,头大型的。她很难一口吞下,看着她吞吐的样子,那份销魂,多么难忘。我按住她的头,因为激动。她以为我要的更多,于是,深喉,我震撼了,震颤了。

我在想,岛国的片子,原来不夸张啊!

于是,我开始学着岛国的片子,开始爆一些粗口,提出要求,她像一个温柔的小猫咪一样,配合。就这样,在第一个,各种姿势解锁。

深喉、口爆、吞精,我爱口爆,特别是嘴角流着一丝精华的那种楚楚可怜,特别是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还要伸出舌头在嘴角打个转,将最后一丝也不放过的吞下去,特别是吞下去后,再度温暖的包围住我沾满体液的大肉棒,噢耶。让我如何形容呢?

“你会不会嫌我淫荡,都怪你,这么变态的要求。”
“不会啊,真的很喜欢啊。。。。”简直是鬼话。

真的累了,困了,睡吧,相拥而眠。

清晨,醒来,她去刷牙,我从后面抱住她,把玩着两个奶子,于是,风云再起。

我不举,她蹲下来,温柔的包围,一手抚摸着我的屁股,一手把玩着我的蛋蛋,我的蛋蛋很敏感,看着我的宝贝家伙渐渐坚挺,在她的红唇间进进出出,岂有不把枪之理?

A一只脚站立,一只脚搭在洗手台上,我从正面插入,这样的角度,彼此都可以看到彼此的交合和进进出出,在镜子里,也可以看到彼此的交合。有时候,视觉的冲击效果,远远大于身体的感受。也就三五分钟,姿势太累太辛苦,不够深入,回到床上。

她说,我在上面。

哦,没想到,这个解锁了我另一个最爱的姿势,女上位,我的家伙比较大,她坐在上面,我深深的刺入,只听她常常的吸了一口气,很销魂的样子。我只觉得我的大龟头,订到了一个软软的花骨朵。于是前后研磨,而不是上下吞吐,这种销魂的感觉,各位看官经历过吗?大龟头顶到花心,顶到宫颈口,不是上下的打桩,而是上下左右的研磨花心。这种感觉,好奇妙。她浑身颤抖,两分钟便瘫软的爬在我身上,受不了了,高潮了。尼玛,岛国片子的场景,居然真的出现,我真的对岛国的片子,再也不怀疑!

我没有在动,温柔的抚慰,大家伙一直还在小穴里挺立着,偶尔我往上深深的顶一下,刺激一下花心,听着她嘤嗡骄喃,那一瞬间,我完成了从少年到男人的成人礼。不是结束了处男生涯,而是那种对女人的征服感。

休息片刻,她趴在我身上,我抱着她的大屁股,奋力冲刺,用力拍打,如驰骋沙场,房间里只听到啪啪啪的声音,和A肆无忌惮的尖叫。

终于,泄了,彻底的喷发。她也累了,趴在我身上不动,我有坚挺慢慢变成小毛毛虫,我抱着她,尽量温柔。吻着她的额头,她的耳根,在她耳根呢喃。轻轻抚摸她的翘臀。

离开宾馆,已经11点,店家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退房,我们脸红脖子粗的逃一般离开宾馆,吃了口饭,依依惜别。我学校在市区,她学校在郊区,还要上课。那时是多么的不舍啊。

临行,她做了她的大头贴,那个时候的大头贴,各位有木有回忆?贴在我的手机后盖上,来宣誓她对我的主权。

我从未想过,我居然成了之前禁书上的一夜七次郎,我从未想过,第一次,居然是这样的突破,这不是吃禁果,这是大餐啊。而从此,性爱的潘多拉魔盒打开,以后每次,都成了性爱的探索,没有羞涩。

从此,办公室、她的闺房、客厅、大学草坪、宿舍,都留下了我们的痕迹。内设、口爆、深喉、后庭花、各种现在大家还梦寐以求的,也都全部解锁。

后来我想,如果不是第一次突破的深入,后来我或许不会追求更大的刺激,也不会有后面的厌倦,爱恋和纠结。中间约了几次做爱,已经记不清楚,学校离得远,学生时代也没钱,不可能经常开房,所以有限的时间和钱,全用在了打炮上。


............